资讯

西安

课程咨询: 4000-121-121

当前位置:家教西安站 > 高中辅导 > 正文

2020高考热点素材:“诺贝尔奖”主题时评精选

2019-11-25 13:33:25  来源:网络

了解爱智康期末短期课

报名3次课 专属福利随意领

预约体验

* 爱智康会在1个工作日内与您取得联系

— — 报名课程可获得 — —

海量免费试题资料

干货公开课视频

标准化考点串讲

综合能力训练

评奖方式思考

诺奖评审怎样才能与时俱进

作者:王元丰 来源:环球时报

 

又到了诺贝尔奖揭晓时刻,全球媒体和社会的目光都聚焦到这个科学领域最高奖项和获奖人上。对于这个在世界声望卓著、颁发了近120年的奖项,近些年来却有越来越多的质疑声音。

去年就有加拿大两位科学家撰文提出要抛弃诺贝尔奖,而印度的媒体人也建议不要再关注诺贝尔奖。理由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诺贝尔奖的一些评选结果并不让人信服,所评出的诺贝尔奖得主并不是某项科学成就最重要贡献者,而一些取得非常重要成果的科学家、经济学家或作家却没有获得诺贝尔奖。这种情况在诺贝尔奖历史上数不胜数。比如在科学上,元素周期表提出者化学家门捷列夫、天文学家哈勃(非常重要的哈勃望远镜以其命名)、发明家爱迪生,都没有获得诺贝尔奖。曾有美欧多国共106位科学家在《科学》杂志刊出联名信,为对发现艾滋病病原体即HIV作出重要贡献的美国科学家罗伯特·加罗未获得200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鸣不平。

第二,重科学发现,轻科技发明。当年诺贝尔设立奖项的初衷是奖励“为人类作出杰出贡献的人”。但统计显示,在所颁发的诺贝尔科学奖中,科学发现的相关研究成果占77%,而技术发明只有23%。这与诺贝尔当初期望奖励的愿望有偏离。实际上,自工业革命以来,技术发明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更大,当今时代更是如此。但诺贝尔评奖委员会颁发的奖项中,对技术发明的鼓励明显不够。

第三,奖励的成果不少是10年、20年甚至50年前的成果,对科学进步的影响有限。俄裔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经济学教授莱昂尼德·赫维奇,2007年因为上世纪60年代“机制设计理论”方面所作的贡献,成了史上年纪最大的诺贝尔奖得主。他在得知自己获奖时说:“我还以为我的时代已经过去,对于获诺贝尔奖来说,我实在太老了。不过这笔奖金对一个已退休的老人的确不无裨益。”

第四,最为重要的一点,对诺贝尔奖提出质疑的人认为,该奖目前最大的受益者并不是科学和科学技术,而是获奖者。而诺贝尔奖得主这个巨大的荣誉,所带来的学术权力和相关利益,使一些诺贝尔奖得主难以把控。比如,两度获得诺贝尔奖的莱纳斯·鲍林曾经推动利用大剂量维生素C治疗癌症。这个做法不仅不能帮助患者,而且还浪费了很多人力物力。有的诺贝尔奖得主因为做虚假广告宣传还惹上官司。诺贝尔奖得主此类行为,被称为“诺贝尔奖综合征”。

面对这些质疑与批评,我们是不是真的应该抛弃诺贝尔奖?这实际上并不是一个真问题,只是情绪发泄而已。笔者认为,只要影响力还在,诺贝尔奖还会继续颁发下去。除非全世界大多数科学家觉得无法接受,共同站起来抵制。现在看远没到那个程度。如今,科学家在社会上受到的关注度,应该说远没有文艺、体育甚至金融领域的人士高。诺贝尔奖对唤起社会关心科学技术,还是有非常大的正面积极作用。因此,与其说“抛弃诺贝尔奖”,不如建设性讨论,如何改进诺贝尔奖的评审,使其更有权威性、更令人信服。

针对上面的问题,笔者认为,首先,应更好地把最重要的成就及其重要贡献者识别出来,授予这些人诺贝尔奖。历史上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有争议的授奖,很重要一点源自于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组成人员过于狭窄。诺贝尔奖最初是瑞典人诺贝尔设立的,但现在其不是瑞典一个国家的奖项而是世界性的,所以应在全球范围内选择最杰出的人士,组成诺奖评审委员会。尽管现在诺奖提名工作有不同国家的专家参与其中,但最后评审决定权也应由全球的科学家或专家参与。

其次,应设立专门的诺贝尔奖技术发明奖。比如在现有的物理学、化学、生理学或医学奖下面,设立单独的发明奖。这样一方面是增加诺贝尔奖的类型,可以改变目前重发现、轻发明的状况,使发现和发明奖励得到更好的平衡。

再次,怎样使诺奖得主,面对巨大的荣誉、权力和利益,不得“诺贝尔奖综合征”。如今,有的国家对待获得诺贝尔奖者相对平和。例如其所在的大学对于获奖者,仅仅提供一个专用车位,并没有很多特殊的待遇。但在不少国家对于诺贝尔奖得主,前后会有巨大的差别。一方面平静的环境有利于科学家继续做科研,另一方面怎么正确引导社会理性看待诺贝尔奖和诺贝尔奖得主,是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

评选诺贝尔奖已经接近120年,当初该奖设立的时候,科学研究还是个精英从事的工作。20世纪初,全世界物理学家只有1000人左右,而现在广义的物理学家(工作者)有几百万。当初设立的那些奖项和小范围的评审,现在还能满足当代的要求吗?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该怎样通过设立奖项,更好地推动科学进步,这是非常值得考虑的。

(作者是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副理事长、北京交通大学教授)

 

 

生理学或医学奖

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爆了冷门?

作者:陶短房  来源:新京报

 

三位科学家通过长期研究,发现了“人体内如何调节并适应氧浓度的‘开关’”。

欧洲中部时间10月7日上午11时45分,2019年诺贝尔奖的第一个奖项——生理学或医学奖,由瑞典卡洛琳斯卡医学研究院(Karolinska Institute)受诺贝尔委员会委托发布。
美国科学家威廉·卡埃林(William G. Kaelin)、格雷格·西门萨(Gregg L. Semenza)和英国科学家小皮特·拉特克里夫(Jr,Peter J. Ratcliffe)三人因“在细胞如何感知和适应供氧环境变化”方面的决定性研究成果和巨大贡献,获得本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将分享总计900万瑞典克朗(约合91.8万美元)的奖金。

卡埃林教授和西门萨教授分别任职于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哈佛大学,而拉特克里夫则是英国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研究员。瑞典卡洛琳斯卡医学研究院在叙述三位获奖者贡献时指出,他们的研究成果“对生理学具有根本的重要性,并为人类探索对抗贫血、癌症和许多其他疾病的新疗法、新思路铺平了道路”。

诺贝尔委员会称,人体内氧浓度各不相同且处于随时变化中,人体细胞最基本的功能之一,是将氧气转化为人体所需的养分,且在此过程中,细胞和组织对氧的利用率在不断变化,三位科学家通过长期研究,发现了“人体内如何调节并适应氧浓度的‘开关’”,这一发现“极大扩展了人类对生理反应如何使存活成为可能的知识”。

专业人士们指出,了解“细胞如何感知和适应供氧环境变化”这一点,对治疗从贫血到癌症、从简单的外伤创口愈合到心肌梗塞等许多疾病和伤患,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大多数专业人士认为,尽管这一研究成果尚处于实验室阶段早期,但仍然有非常重要的价值,有助于更多科学家循此路径,探索更多控制人体内氧浓度“开关”的方式和药物,从而更有针对性地治疗某些顽症。

据瑞典公共广播电台(SR)和专业科学媒体《科学与未来》等介绍,今年负责评选诺贝尔生理学及医学奖的卡洛琳斯卡医学研究院共获得世界各地专门机构多达633个生理学及医学奖提名。

SR此前曾预测,最热门获奖人选为在引发脑部疾病的Mecp2基因突变研究方面获得关键性成果的黎巴嫩裔美国人胡达·佐格比(Huda Zoghbi)。

去年准确预测出获奖者的生物学家谢特泽(Jason Sheltzer)则认为,发现关键性DNA——CRISPR-Cas9的两位女科学家、法国人艾曼纽·夏蓬蒂(Emmanuelle Charpentier)和美国人珍妮弗·杜德娜(Jennifer Doudna)最有可能获奖,最终的结果可谓爆了个不大不小的冷门。

卡洛琳斯卡医学研究院诺贝尔委员会书记佩尔曼(Thomas Perlmann)称,他已电话通知了三位获奖者,但在联系卡埃林时遇到一些小麻烦——因不知道其电话号码,他不得不先联系卡埃林的姐姐,结果这位姐姐第一次却稀里糊涂地给了个错误的号码,“但无论如何,获奖者闻讯后十分高兴”。

 

 

物理奖

诺贝尔物理学奖揭晓:他们重构人类宇宙观

作者:正凡(物理学博士) 来源:新京报网

 

基础科学研究和技术的发展是相互促进的,正因为基础科学研究的需求,促使了新技术的发展,而新技术的发展又促进了新发现。在科学研究领域,两者缺一不可。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8日中午,瑞典皇家科学院将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一半授予加拿大裔美国科学家詹姆斯·皮布尔斯,另一半授予两位瑞士科学家米歇尔·马约尔和迪迪埃·奎洛兹,以表彰他们在宇宙学和地外行星相关领域的研究贡献。

 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皮布尔斯是谁,但一定听过宇宙大爆炸。皮布尔斯正是大爆炸宇宙学的奠基人之一,他在1960年代计算了宇宙诞生过程,并预言了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温度。

 遗憾的是,就在1964年其导师迪克指导另外两名学生发展低温探测技术,准备寻找背景辐射时,贝尔实验室传来了两位物理学家彭齐亚斯和威尔逊发现“全天空不明低温辐射”的消息,迪克和皮布尔斯的理论准备工作,令这两位物理学家因为偶然发现获得1978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而皮布尔斯却与诺贝尔奖擦肩而过。

 但皮布尔斯的工作其实非常重要,他奠定了大爆炸宇宙学的科学地位,令其他竞争理论(比如稳恒态理论)彻底失败。不止如此,他的发现还进一步奠定了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宇宙学方程和哈勃关于宇宙膨胀发现的历史地位。

 某种意义上说,此次皮布尔斯获奖,既是对他在宇宙学研究理论贡献的承认,也是对微波背景理论工作的纪念。这是一份迟到的颁奖与追认。

 诺贝尔奖对于米歇尔·马约尔和迪迪埃·奎洛兹的表彰,则是对一个年轻的全新研究领域的最好鼓励。这对师徒通过恒星光谱分析,开创了径向速度探测技术,首次“发现一颗围绕类太阳型恒星运行的系外行星”,从而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即大规模的太阳系外行星搜寻。

 他们开创性的工作,可以说开拓了哥白尼以来行星研究的新领域,对重新认识太阳系的形成理论和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有着重要的意义。

 从1995年以来,天文学家们又开拓了多种方法寻找太阳系外行星,二十多年时间里已经找到超过4000颗系外行星,它们的大小、形态、轨道各异,挑战了我们关于行星系统的认识,迫使天文学家重新研究行星起源背后的物理过程。

 综合来看,三位天文学家获奖,一位基于其理论,另两位是基于其开创性的技术改进,这说明,基础科学研究和技术的发展是相互促进的。正因为基础科学研究的需求,促使了新技术的发展,而新技术的发展又促进了新发现。这从根本上意味着,人类科学的进步,理论研究与技术发展正如鸟之两翼,车之两辙,缺一不可。

 目前,在天文学领域的探索上,也活跃着华人科学家的身影。在佛罗里达大学工作的葛健教授,本科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他发展了直接拍摄行星的技术,令“路灯下的小蚊子”无所遁形。在未来,也希望有更多中国科学家涌现在天文研究领域,引领中国天文学研究的发展,早日做出迫近诺贝尔奖级别的原创科学贡献。

 

化学奖

诺贝尔奖是科学的也是大众的

作者:  源:北京青年

 

瑞典皇家科学院10月9日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教授约翰·班宁斯特·古迪纳夫,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顿分校教授迈克尔·斯坦利·惠廷汉姆,以及日本名城大学教授吉野彰,以表彰他们“在发明锂电池过程中做出的贡献”。此前一天,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由美国的吉姆·皮布尔斯以及来自瑞士的米歇尔·麦耶和迪迪埃·奎洛兹三位宇宙探索者分享。

十月值得期待,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诺贝尔奖的陆续公布。现在诺贝尔奖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媒体给足了资源,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谈论诺贝尔奖。倒也不必讳言,虽然诺贝尔奖有着很强的话题性,但对获奖者其人其成果,一般人了解不多不够深入。

今年已经公布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奖金的一半颁给了吉姆·皮布尔斯,以表彰其物理宇宙学的理论发现。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吉姆·皮布尔斯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研究成果。对宇宙学有兴趣的人,可能听过宇宙大爆炸,而皮布尔斯正是大爆炸宇宙学的奠基人之一,他在1960年代计算了宇宙诞生过程,并预言了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温度。

现在诺贝尔奖公布了,哪怕有着互联网技术的帮助,要想真正了解还是很难。绝大多数人的了解,停留于故事化演绎中。故事好听,有传播力,但科学绝不是讲故事,“打卡式关注”也注定难以持久。

科学发展的一个方向,就是在专业度上一骑绝尘,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景给大众。可是,科学是离不开大众的,诺贝尔奖起码具有两层价值,一是在科学内部标识了新高度,二是以其高曝光度,拉近了科学与大众的距离。在大众层面,科学是需要源源生力军的,而大众对科学的好奇,保证了科学的后备力量;科学家虽然有着强大的心灵,但科学是需要社会认可的,大众对诺奖本身的关注,形成了正向的激励机制和阳光的温暖氛围。

对诺贝尔奖的关注,也是对科学的关注虽然当初尼尔·波兹曼讲的“娱乐至死”一直没有成为现实,但不可否认,社会一直面临着“娱乐至死”的巨大压力。在平时的话题竞争中,科学是屈居于后的,特别是屈居娱乐话题之后。也只有在重大科研成果公布、重大科技奖项颁布之时,科学才会成为主角。不要小看了这种“主角光环”,虽然对其了解可能是片面的肤浅的,但它确实具有高曝光度,拉近了科学与大众的距离,在事实上维系了科学星光。

科学是第一生产力,科学应该是社会的最核心议题之一。相对于科学家的成果,还应该了解成果背后的科学精神,而诺贝尔奖的颁发,同样提供了这样一个窗口。每一个获奖者的科研经历,都可以用不容易来形容。吉姆·皮布尔斯在1960年代就取得了重大理论成果,但后来,有两位科学家偶然发现了“全天空不明低温辐射”,并获得了1978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而皮布尔斯与诺奖擦肩而过。这还是幸运的,一些科学家屡经提名,一次也没获得诺奖,依然不改其志。

诺贝尔奖最起码具有两层价值,一是科学层面的,二是大众层面的。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颁发,充分释放了科学的魅力,吸引了全社会的关注。诺贝尔奖是科学的也是大众的,哪怕不懂也要更多关注诺贝尔奖。因为关注是一种态度,是一种导向。

 

 

文学奖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么选人的

作者:张颐武  来源:环球时报

 

经历了丑闻和危机的困扰,诺贝尔文学奖终于一次公布了2018年和2019年两年的获奖者,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和彼得·汉德克获奖都是实至名归,也是诺贝尔文学奖相当常规的选择。

托卡尔丘克的作品不仅在波兰极有影响,在全球范围内也有相当重要的影响。彼得·汉德克的名气更大,可以说是德语文学最重要的代表。这两位作家可以说完全是按照诺贝尔文学奖二十世纪后半期以来一直持续的选择标准选出的,很典型地反映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趣味和审美要求,也是这些年来国际“纯文学”领域审美标准的展现。

诺贝尔文学奖典型的选择路子和趣味,大概是三个方面。首先,作家已经在纯文学领域中有很长时间的积累和很高的声誉,同时还在保持不断的写作,不断有新的作品出版。其次,一定要有现代主义及其之后发展起来的复杂叙述技巧和独特语言表现,这是纯文学区隔于通俗文学最重要的标记,也是得到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必须具备的。最后,要对人性有相当深入和复杂的理解与变现,能够有多重的阐释空间。具备以上三个条件的作家才是诺贝尔文学奖选择视野中的典型的作家,至于像鲍勃·迪伦这样的人获奖,绝对是一个特殊现象,是一个偶然。

全球的纯文学有它自身出版和运作的完整机制,这种纯文学和一般的读者接触的大众小说等其实是有相当区隔的。诺贝尔文学奖是纯文学和大众最重要的交集之处,让在纯文学中具有名望的作家有机会进入大众视野。所以,能够进入诺贝尔文学奖视野的作家必然在这个机制之中已经有长时间的积累,这种积累包括不同语言的翻译和在虽小众但影响巨大的纯文学跨文化读者圈中的影响力等。

至于之前出现在英国某博彩网站赔率榜上进而被中国媒体和公众突然关注的残雪,此次没有获奖,也不意外。残雪对于较少接触纯文学的一般中国公众来说是极为陌生的名字,但实际上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到90年代的中国文学发展中,残雪无疑有自己的独特地位。她当年以实验性的语言探索和现代主义式的风格一下子引起当时正在纯文学和通俗文学分化中的中国文学界的关注,《苍老的浮云》当时就被视为重要的作品。同时她的那些既有复杂技巧又有对人性和中国人生存状况极为微妙复杂观照和理解的小说也一直在汉学圈中很受关注。但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她相对比较沉寂,也没有再推出引起中国文学界关注的作品。

至于她能够在今天引起西方包括诺贝尔文学奖的关注,反映的是中西之间的“时间差”,也就是一种由于语言和文化造成的西方对中国认知和理解的滞后性。回到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奖机制来谈,残雪虽然在西方有一定的名声,但与此次获奖的两位还有不小的差距,再加上中国文学在国际纯文学圈子中还是相对边缘的位置,2012年莫言获过奖之后,中国作家要想再获估摸还得有个不短的时间差,这也是诺奖现实的选择。

(作者是北京大学教授)

 

 

回归文学并拥抱时代的“双黄蛋

作者:叶克飞  来源:新京报网

 

以非典型的文学呈现我们所面对的时代,恰恰是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与彼得·汉德克这两位几无交集的作家的共通之处,也是这次诺贝尔文学奖“双黄蛋”的价值所在。

 10月10日,瑞典文学院正式宣布,将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

 这是70年来诺贝尔文学奖的第一次“双黄蛋”,也因此备受关注。去年的信任危机使得诺贝尔文学奖自1949年来首次推迟颁发,加之2016年的鲍勃·迪伦颇具争议,也引发“诺贝尔文学奖应真正回归文学”的呼声。

曾在专访中表示“把诺奖颁给鲍勃·迪伦是个巨大错误”的彼得·汉德克获奖,或许算是一种修正。不过更让人惊喜的,是这个“双黄蛋”与时代的拥抱。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这位1962年出生的波兰女作家,在2018年5月和2019年4月连续获得布克国际文学奖,已然迈入巨匠之林。

波兰是当之无愧的文学大国,而大学时攻读心理学,又曾任心理医生多年的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与同样创作小说的波兰诺贝尔奖前辈显克微支和莱蒙特不同,在文学之路上拒绝了现实主义,选择了神秘主义,惯常以碎片化的小故事,探讨个体梦境或集体潜意识,并将之组成一部完整小说。

但若以为“神秘主义”就代表虚幻迷离,那就误读了奥尔加·托卡尔丘克。这位60后作家深谙当代人阅读习惯的变化,主动拥抱碎片化阅读,显然有异于传统文学的捍卫者。布克奖评委会就曾评价她的小说《航班》“不是一个传统的叙述”,“我们喜欢这种叙事的声音,它从机智与快乐的恶作剧渐渐转向真正的情感波澜”。

或让中国读者暂时遗憾的是,在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已完成的13部小说中,仅有《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和《太古和其他的时间》两部早期作品于近两年引入中国。但即使是早期作品,也可看出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的不同凡响。她的作品如同拼图,一个个填充于整体框架之内,她喜欢这种想象故事的方式,正是基于当下这个时代。

相比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彼得·汉德克的名气大得多,早已在诺奖赔率榜上混迹多年,呼声甚高。早在上世纪90年代,他就是孟京辉等实验戏剧践行者的偶像。

因为作品近几年才进入中国,所以对于不少国人来说,彼得·汉德克的名气更多来自于电影界,来自他与文德斯合作的影史经典《柏林苍穹下》。但以他在文坛半世纪的成就,谁也不会说这次的诺贝尔文学奖再次“不务正业”。

1964年,彼得·汉德克出版了第一部小说《大黄蜂》,其后以没有情节和对白、没有场景与冲突,全程独白的《骂观众》一举成名。这部伟大作品与贝克特的《等待戈多》交相辉映,但二者截然不同,后者指向虚无,前者却呼唤人们寻找真正的自我。

从《骂观众》开始,汉德克就步入了看似叛逆的道路。之所以说看似叛逆,是因为他的叛逆实则是前卫。这位主动终结大学生涯,初出茅庐就批判战后德语文学界一无是处的作家,从来不是“为骂而骂”的评论者,而是永远走在创新路上的践行者。

半个世纪以来,汉德克几乎从未尝试其他作家热衷的现实悲喜与历史洪流,而是惯于呈现无序世界中的个体幻灭与破碎。多年后,人们才发现汉德克的超前,因为在工业化和商业化的双重作用之下,碎片化无处不在,集体一再裂变,个体也随之分裂。或者说,早在数十年前,汉德克便已用自己的方式拥抱当下。

以非典型的文学呈现我们所面对的时代,恰恰是奥尔加·托卡尔丘克与彼得·汉德克这两位几无交集的作家的共通之处,也是这次诺贝尔文学奖“双黄蛋”的价值所在。

 

 

和平奖

埃塞俄比亚总理获诺贝尔和平奖

来源:环球网

 

【环球网快讯】据诺贝尔奖官方网站最新消息,北京时间10月11日17时许,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阿里,以表彰他为和平和国际合作所做的努力,尤其是他为解决与邻国厄立特里亚的边界冲突所采取的果断行动。

 

获奖理由:

诺贝尔委员会表示,阿比与厄立特里亚总统密切合作,(于2018年)签署和平协议,为结束埃厄两国之间的长期僵局做出了努力。

此外,阿比在国内的重要改革,也让许多公民对更美好的生活和更光明的未来充满希望。

作为总理,阿比一直致力于促进和解、团结和社会正义。诺贝尔委员会认为,阿比的努力应该得到认可,并需要被鼓励。委员会希望,2019年诺贝尔和平奖可以促进阿比为和平与和解做出更多努力。

获奖者将获得证书、金质奖章和奖金。金质奖章正面是诺贝尔的头像,背面刻有铭文,意为“为了人类的和平与情谊”。今年诺贝尔奖的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约合650万人民币)。

意见反馈电话:010-52926893  邮箱:advice@xueersi.com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相关新闻
课程活动
  • 1对1
  • 8人班